发生大幅度

信息详情Information

明清交替时期丛书推荐:顾诚《南明史》、魏斐德《洪业——清朝开国史》、徐鼒《小腆纪年》。

如果你在阅读完明事后,想要看看大萌的另一面,看看这个王朝重病缠身后悲凉、酸楚的一面,看看在这个王朝生活了二百六十多年后普通民众,士子,海商们的精气神,看看衣冠楚楚的王朝精英们在末世的表演,看看满清的“康乾盛世”建立在何等累累尸骨之上,看看那个时代的人们的节义和价值观,看看乱世中的政治、管理、人性和民族。那么我推荐你这三本书:顾诚《南明史》、魏斐德《洪业——清朝开国史》、徐鼒《小腆纪年》。

看了
有什么好书推荐么? - cpcliusi 的回答 - 知乎后,从明末农民战争史自然而然想到顾先生的另一部在该领域几乎人尽皆知的巨作《南明史》,此书的影响如何,只看知乎自己在这个问题下的答案就可见一般如何评价顾诚先生的《南明史》? - 历史 - 知乎

以我个人的意见,顾诚先生在本书中治史的踏实和论述的详实(即“文章不落一字空”)先不论,仅凭在序章中对南明历史提纲挈领的归纳和总结,就将该领域的研究提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并基本上可以说定下了以后南明史研究的整体基调。
“一是它基本上是以大顺军余部、大西军余部、“海寇”郑成功等民众抗清斗争为主线,而不是以南明几个朱家朝廷的兴衰为中心。二是贯串全书的脉络是强调历时二十年汉族和其他民族(如西北等地的回族、西南等地的多种少数民族)百姓反抗满洲贵族征服斗争终归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内部矛盾重重、勾心斗角,严重分散、抵消了抗清力量。”
仅仅两句话,就包含了南明史研究的范围、脉络、核心、目的、换句话说,只靠这言简意赅的两句话,顾先生就我们提供了研究整个南明历史的基本方法和核心史观,并且基本适用于明清易代时期大部分历史事件的解读,所谓大家,不外如是。
下面这段诛心之论,更是挑战了国内清史界立论的几个基础之一。“多尔衮、福临等满洲贵族不仅代表着一种比较落后的生产方式,而且兵力和后备兵员非常有限,单凭自己的八旗兵根本不可能征服全国,汉族各派抗清势力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打倒了自己。说得准确一点,明清易代,是中华民族内部一个落后的人数不多却又是骠悍的满族上层人士勾结汉族中最反动的官绅地主利用矛盾坐收渔翁之利,窃取了农民大起义的胜利果实。”也无怪乎,清史当时的排头兵李治亭对本书疯狂攻击,[历史随笔]李治亭:南明史辨 -- 评《南明史》_煮酒论史_天涯论坛,某种程度上,清史界的疯狂攻击本身就是对顾先生研究最大的肯定。
而南明史学界内部某些“拥明派”对顾先生的屁股未能完全坐在朱明皇家一边也颇感不满,于是在某些书中颇有微词,平心而论,顾先生对以史可法、郑成功为代表的某些南明文武的评价过于严苛,但并不损害整体评论,弘光朝一系列合法性危机的最大责任人确实是史可法无疑,国姓的很多决策也确实目光短浅。
但是某些屁股完全站在朱明皇室或复社、东林等传统立场的史家为了屁股不惜颠倒黑白到了荒缪的地步,某本书我不点名,对顾先生的批评颇多,然而他自己为了塑造南都朝廷中复社受害者的形象,不惜颠倒弘光“顺案”的先后顺序,首先描写了阮大铖对复社的打击报复,然后才描写了北京陷落时在京东林诸君子的表演,能洗的地以史料不清含糊过去,洗不了的地比如龚鼎孳,最后只能用他和顾眉间“真爱无敌”洗其三家姓奴的变节行为,最后甚至在书中公然宣称“凡是历史上美好的、公正的,都可以叫做东林”其治史之不正可见一般。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推荐《南明史》,那么由于本书名声在外,也殊无必要,所以以我个人对南明史的研读经历,再推荐两本书作为配套读物魏斐德的《洪业》,和徐鼒的《小腆纪年》。
南明史研究专注于南明方面的反抗和动向自然没错,然而不了解敌人也就是清廷的动向,同样在很多问题上不能得出客观的结论,问题在于对清廷那段时期动向的研究很难做到公平公正,不是吹捧大清盛德无敌,士绅纷纷跪舔,就是踩得一无是处。这个时候,局外人的书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魏斐德本人的学术地位是和孔立飞齐名的,《洪业,清朝开国史》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描写的是清朝开国时期的历史,本书难得的是从较为客观的角度描写了满清的开国史,同时由于笔触着眼于宏观,跳出了传统的清朝统治集团“英明神武”的叙事方法,从满清的政治决策、政治机构、统治方法的变化阐明了满清是如何建立统治和应对南明反抗势力的,同样本书的很多结论也从侧面印证了顾诚在《南明史》中的不少结论。
比如顾诚说“明清易代,是中华民族内部一个落后的人数不多却又是骠悍的满族上层人士勾结汉族中最反动的官绅地主利用矛盾坐收渔翁之利”,魏斐德在清朝统治的建立这一章则是这么说的“如果没有汉人的军事合作的帮助,满族人是不可能征服中原的。而这种征服,随即又恢复了汉人降官的权力。清人在华北与中原的胜利,既没有终止对这类军人的需要,也没有剥夺他们的权力。但在攻占北京以后,新的满族军事领袖们,随即就开始让昔日文职官僚们重新发挥作用——这种作用由于明末社会军事活动的频繁,曾经大为下降了。在清王朝的统治奠基过程中,有一个看来似乎自相矛盾的现象,这就是来自东北的满、蒙、汉军的旗人将领帮助在中国重建文官的权力。”
而对清廷的很多弊政也并不避讳“由于1644年天花的传染率特别高,由于满人相信只要与汉人接触就会染上这种疾病,许多汉人被赶到农村去了,过上了长期的隔离生活。尽管京师的一些富裕粮商捐谷接济难民,但这种大规模的种族迁居,仍然引起了极大的困难与怨恨”“很快,满人旗地制度对北京周围的汉族农村社会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作用。除了前面说过的那种被迫迁徙外,频繁的土地易主,也进一步迫使汉人离开了土地或陷入了贫困之中。”
此外,本书还有很多很有意识的结论,比如明清南北党争对清廷统治的影响(尤其是着重提到了清初山东文官的作用),清廷地方军制和保甲制度的关联,以及明朝地方绅民矛盾和缺乏军事训练给反抗行动(尤其是江南的反抗行动)带来的恶果我建议着重看以下几章:“第六章 清朝统治的建立”“第八章 江南的抵抗运动”“第九章 北方中国的地方控制”“第十二章 多尔衮摄政”“第十三章 顺治朝”。
当然本书也有缺陷,由于是外国人写史,其叙述手法和传统的中国史学研究有区别,很多结论散在细节之中,而不会以总结的形式给出。但是我个人觉得,此书比阎崇年的那本《明亡清兴六十年》要好得多得多。


顾诚先生的《南明史》和魏斐德的《洪业》是从明清两个方面对那段历史做了概括性总结,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那段历史的原始资料,那么徐鼒的《小腆纪年(附考)》是个不错的选择。
单纯从原始资料的角度,那么《永历实录》,《明季南略》,《南疆逸史》可能是更好的选择,但我之所以先不推荐这几本,有这么几个考虑,第一从全局性考虑,这三本都偏向于纪传体,而对南明历史的叙述还是以编年体为主的小腆纪年更合适,出于这个理由,钱海岳的那本《南明史》同样也不适合。
第二从立场角度,由于清初文字狱繁重以及明际士大夫的偏见,其在很多事情上的立场未必会比晚清时期的小腆纪年更公正,我举个例子,关于1652年明清战事,这是《南疆逸史》的叙述“文秀等陷叙州、重庆;大兵出击,大破之,全军俱杀。”“冬十一月辛未,大兵遇定国于衡州城下,大战竟日;定国不能支,遂败走。会我主帅敬谨亲王遇伏殒,定国乃得收兵退屯武冈。”;这是《小腆纪年》的叙述“冬十月,明刘文秀进攻保宁,败绩;讨卤将军王复臣死之。”“ 我大清敬谨亲王尼堪追明李定国,殁于阵;定国遂屯武冈。”你会发现反而是小腆更亲近明方。
第三,从正确性角度,《永历实录》,《明季南略》,《南疆逸史》很多都是基于个人口耳相传的野史编纂而成,而受限于题材的敏感性,很难校核,徐鼒受助于自身翰林的身份,反而能接触更多史料,同时受晚清考据学的影响,在史料校核上应该说比前者强。小腆里随处可见“考曰:「纪略」以为辛未日事。按「行在阳秋」及「东华录」定远大将军敬谨亲王奏,俱云十九日抵湘潭、二十三日抵衡州。是为辛卯日无疑,「纪略」误也”这样的校注。
第四,在很多问题的看法上,我觉得徐鼒反而更为公允正派,并且很可能也影响了顾诚先生对很多问题的看法。比如他对金堡的看法——“堡謇謇自命,循资格、拘小数,偾事有余,救时无济。孔子曰:『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其堡之谓欤!”;他对宁波六君子的评价里说——“明之亡也,台省大僚、封疆专阃,视宗社如传舍,奉君父如奕棋。至有平居高谈名节,自附清流,蒙面事仇,甘心唾骂;而穷山绝谷布衣韦带之士,乃或裹粮跰踵,流涕书檄,此其志气皓皓乎与日月争光。”;乃至最后对顺军余部不屈而死的陈赞“何腾蛟、堵胤锡受其降矣,朱天麟、文安之督其师矣,隆武、永历锡以官、封以爵矣,迹其窜伏楚、蜀、守死不降,有李万庆、刘国能之捐躯,无孙可望、狄三品之叛逆。而据成败众着之迹、沿官书盗贼之称,则彼高杰、李定国者,非皆闯、献部将哉?自乱其例,胡以劝惩!”可以说都更接近我们这个时代的忠奸善恶价值观
最后,就是我个人觉得从可读性的角度,小腆更为简单易读,文风简略而不晦涩,稍有古文基础就能顺畅地阅读。与之相对,钱海岳那本《南明史》真是种折磨。

当然小腆纪年的问题也有很多,按现在的观点来看,小腆作为编年史实在是头重脚轻,不过这也是传统南明史书的通病,以今天的观点来看,很多史实也值得商榷。关于这个领域我也只能抛砖引玉,顾诚的《南明史》和魏斐德的《洪业》,告诉你解读这个时代史料的基本方法和核心论点,《小腆纪年》则提供你一个简单的史料总结,读了这三本书,你对那个时代就应该有一个完整的掌握。如果你想更近一步,那么欢迎继续深入阅读《明季南略》《南疆逸史》《鲁之春秋》《先王实录》《爝火录》《顺治实录》《清史稿》

原文链接:http://www.foxconnshop.com/www_hg269_com/5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